大漠園藝:一步一腳印 打造本土仙人掌王國(上)

「大漠園藝」位於台南市柳營區,靠近台南和嘉義的交界。雖然地處南台灣,但大漠(簡稱)也是大台北地區植友最熟悉不過的「大漠仙人掌」。

早在十多年前開始,大漠的陳老闆就每隔一週,帶著植株和闆娘一個月兩次固定北上到台北市建國花市販售,對於宛如多肉沙漠的台北來說,「大漠仙人掌」無疑是本地植友心中的綠洲,每當大漠北上的週五晚上在建國花市掛起「大漠仙人掌」的旗幟,等不及陳老闆和闆娘將一箱箱植株陳列好,迫不急待圍觀的植友們就直接上演搶貨大戰,而我也樂在其中。算一算,認識陳老闆竟也超過十年了,大漠是我入坑後所認識的第一個國內大型園藝賣家,是我的植栽啟蒙導師,也是最資深的植栽顧問。

園區腹地廣闊 土地利用精打細算

過去在台北認識「大漠仙人掌」的十多年裡,雖然一直沒有親自來到台南的「大漠園藝」培育基地,但也不時在與陳老闆和闆娘的閒聊中,以及從其他本地業者的口中得知,大漠陳老闆這些年來不斷地買地擴建,規模越來越大。此次走訪大漠,我在園區內逛到一半已經汗流浹背,為了不讓汗水一直灑落在植株上,中途還跑回車上換裝。

在大漠,土地空間的利用充分反應出陳老闆務實的個性,園區內幾乎沒有閒置的角落。相較於國內其他資深的大型園藝溫室大多會特別規劃出一個寬闊氣派的入口大門、特殊造景或迎賓停車區,大漠把土地幾乎都用在植栽上。室內栽種的圓頂溫室一座併著一座以增加室內可用空間,如果各別拆開來,估算應該超過十座,其中除了一兩個溫室因為正準備將一盤盤幼苗分拆盆植以致於植床架上仍預留有空間外,其他幾乎都已擺滿,一眼望去,整片植株整齊排列,十分壯觀。

在這些溫室與溫室之間,大漠則劃分出四個主要的戶外露養區。進入大門左側的戶外棚架區,一座座相連的拱形隧道,陳老闆在地上用空心磚細心地規劃出兩側的地植通道,栽種成列成排的攀藤類塊根,讓植株恣意地攀爬,銀葉睡布袋、伊莎頭葫蘆、幻蝶蔓、象足葡萄甕、墨西哥龜甲龍等,長時間的地植把塊根養得又大又肥。

在棚架區旁的一塊四面方正的區域,露天的植床架上塞滿各式植株,這裡可以算是龍樹科專區,一棵棵高大的龍樹科物種在植床架上顯得特別醒目,與平時陳老闆帶上台北的植株相較,這裡露養中的龍樹科簡直都是巨獸。七賢人、荒野龍、馬達加斯加龍、斐賀龍、亞龍木、彎彎曲曲樹、阿修羅城、亞森丹斯樹、魔針地獄、亞蠟木,這裡通通都有。

直接穿越過溫室建築間放置一些工具同時也算是簡易結帳區的小巷,就來到園區後段兩個緊鄰的露養區。先看到的是一塊水泥鋪面比較寬廣平整的工作空間,兩側的鐵絲圍欄旁盆植成排的球腺蔓、橄欖科植株,和許多列加氏漆樹,以及嫁接的織冠漆樹和一些出錦斑的個體。但這裡最吸引我眼球的,則是擺在最前面的幾棵安博棒錘樹。其中最大的一棵要不是最近的颱風造成近三分之一的枝幹斷裂尚待陳老闆修整,我恨不得馬上搬回家。

在水泥鋪面的區域後方隔著圍籬和一條輸水道的一塊戶外放養區,原本是果園的這塊地,是陳老闆近年才新購置的區域。除了一些仍留下的果樹外,這裡也地植了一些超大型的植株,裡面就包括一株號稱是國內最大棵的球腺蔓。到底有多大?就像一頭張牙舞抓的巨獸讓我不敢靠近。

球腺蔓插枝如何插出肥大的塊莖?

在大漠讓我感到驚訝的所見之一,就是發現陳老闆用插枝的方式培育許多的球腺蔓。坦白說,球腺蔓插枝並不稀奇,因為發根不難,許多植友都有剪下球腺蔓枝條插枝繁殖成功的經驗。但由於插枝繁殖的球腺蔓要長出肥大的塊莖並不容易,往往耗費數年還是見粗、見長,但不見肥,我個人早已經放棄插枝,將修剪下的球腺蔓枝條直接丟棄,而資深的陳老闆竟然依舊樂此不疲,而且還養出與實生株一樣肥大的塊莖。

原來,球腺蔓插枝苗要長出肥肚的秘訣就在於切枝的位置。如果只是隨意剪下一段枝條來扦插,枝條可能永遠不會變肥,就算會也必須經過漫長的等待。但是,如果剪的位置是在枝條基部於原本球體相接的交接處,剪下的枝條就容易扦插出肥大的肚子。只不過切枝時務必要小心,千萬別讓傷口染菌,否則切口一旦潰爛就直接爛到母本的肚子裡去了。

(未完待續)

在找健康質優的植物嗎?歡迎到塊根王官網逛逛:

http://www.wscaudex.com/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